4. 玫瑰与猫 梦与封筝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夜

肆夕并不清楚自己是否在做梦,身体仿佛失重一般轻飘飘地悬在空中,眼睛几乎可以无死角地观察到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房间。它并非传统的四方形,而是一边高一边矮,倾斜的坡形屋顶上开了一扇半人高的窗。淡色系的木质家具加上暖色调的布艺装饰令原本矮小局促的空间多了几分浪漫与温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可以看得出来设计者用了十足的心思来补充空间结构上的不足和生活上带来的不便。

她看见天窗上的竹帘被卷起来固定在顶部,午后的暖阳似金沙一般穿透玻璃洒在毛茸茸的地毯上。靠窗的位置有一张原木小桌,桌上摆着一束深红玫瑰,在琉璃花瓶中开的肆意热烈。细碎的光洒落朵朵片片娇憨,留下点点斑驳朦胧。

这时门把手...

3.南木的邀约 钟表与花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晴

南木近来一直很郁闷,繁重的工作压的她喘不过气。李良——那个浑身散发着暴发户气质的老板天天在办公室转悠,色眯眯的小眼神儿始终在女员工们漂亮的脸蛋儿和曼妙的身材上逡巡,模样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南木坐在办公桌前强忍着恶心,再一次拒绝了老色鬼的午餐邀约。许是因为南木一直以来的强硬态度,李良倒也算识趣,摸了摸鼻子转身调戏其他女孩子去了。

在李良满足地踏出办公室后,南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不是为了生活,”她趴在桌子想着,“要不是为了生活,我早就炒了他!”

隔壁桌的女孩子在和男朋友打电话,嘴上抱怨着对方晚上没空陪她看电影,眼睛却一直盯着网页上的购物车,光标箭头在收藏的宝贝上滑来滑去,犹豫了半天终于一咬牙...

2.肆水、树苗儿 夜半歌声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晴

肆夕的瞳孔是红褐色的,这是她整张脸上和肆水最相像的地方。她刚刚才哭过,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嘴角却稍稍向上提起,微妙的弧度带着不可言明的违和感。

万籁俱寂,细微的声响都被无限放大,发条带动齿轮旋转,秒针机械地重复着圆周运动,肆水瞟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银色手表,三根指针几乎要重叠在一处。凌晨两点十分十秒。

他抬起手遮住肆夕的双眼,轻声说:“睡吧,姐姐,现在已经很晚了。”说罢强忍着一身的鸡皮疙瘩把肆夕塞回被窝。肆夕倒也没反抗,躺好之后就闭上了眼睛,只是嘴角似乎一直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肆水关了灯摸着黑往外走,带上门那一刻他听见了卧室里肆夕在笑,声音不大不小,清清楚楚地传入耳中。

“嘻嘻嘻……肆夕,四...

1.肆夕与南木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晴

乍暖还寒风未停,阳光也算充足,肆夕习惯性地在出家门前将手表套在左手腕上,然后看了看时间,一边下楼一边往耳朵里塞耳机,鼓点与节奏瞬间炸开,踏出单元门的那一刻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她抬头眯起双眼,今天外面是个晴天。

去公交车站的路有点长,需要穿过隔壁小区长长的胡同,在十字路口等一个红绿灯,再走过一个地下桥,火车的汽笛响着长鸣从桥上驶过,隔着耳机里的音乐都能听到,日复一日,肆夕已经听了二十多年了。时间过得也快,算到今天,已经是她从学校毕业回到小城工作的第五个年头了。

肆夕还是个学生的时候,也是像现在一样,普普通通,不冒头,不张扬。学习成绩一般,主要是偏科严重,喜欢文科讨厌数学。所以最后上大学跑到...

火烧云。

傍晚。

© 金子罗 | Powered by LOFTER